您好!欢迎光临菠菜导航网!
菠菜导航网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隔振资讯 >

“伊斯兰国”性奴:“我唯一拥有的是破碎的心

作者:菠菜导航网 来源:本站原创 日期:2021-02-17 19:13 点击: 

  如果一座小城被“伊斯兰国”(IS)攻陷,在那里生活的年轻女子只有一种命运——充当IS战士的性奴。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IS采取多种手段为性奴强制避孕。以色列《国土报》称,此举是为了确保性奴的“充足供应”。

  每当太阳落山,被锁在只有一张床的房间里的16岁少女就开始恐惧,因为夜幕降临就意味着噩梦开始。自从去年成为“伊斯兰国”(IS)的“战利品”,她就整日害怕“圣战”战士呼出的气味、令人作呕的声音和给她身体带来的疼痛。

  更重要的是,她时刻被怀孕的恐惧折磨。买来这个女孩后不久,IS战士给她带来一个装着红色药片的圆盒子。

  “每天我都得在他面前吞下一片药,他每个月给我一盒。被转手卖给别人时,我也得随身携带这个盒子。”尚在懵懂年纪的这个女孩告诉《纽约时报》,好几个月后,她才知道自己服用的是避孕药。

  相比之下,扎着马尾辫、举止仍显孩子气的M对自己的命运清楚得多。她总共被卖过7次,每一个潜在买家来询价时,都要求保证她没有怀孕,她的“主人”则拿出一盒避孕药作为证据。

  但对第三个买主而言,这远远不够保险。询问了M上一次生理周期后,他焦躁不安地给了她紧急避孕药,导致她血流不止。即便如此,买主似乎仍不满意,他命令M拉下裤子,给她注射了150毫克甲孕酮。

  这是应对中世纪禁令的现代方案。根据IS遵循的法规,男人在与自己的女奴发生关系前,必须确保她没有怀孕。

  美国雅虎新闻网称,去年12月底,IS在其官方出版物中宣布,男性在任何情况下对自己奴役的女性施加性暴力都合法,但在她们的生理期或怀孕期时除外。IS还劝告“主人”同情、善待、不要羞辱自己的奴隶,不要分配她无法执行的任务。

 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学者海克尔(BernardHaykel)透露,IS规定只有“确信女性子宫是空的”才可以与之发生关系,这是为了确保后代的血统不被混淆。只不过,IS成员没有耐心等待一个生理周期结束,而避孕药能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要被出售时,这些女孩会被赶到医院做尿检,而结果只有两种:要么怀上了施虐者的孩子,要么继续遭受蹂躏。

  37名逃脱IS魔掌的受害者同意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,她们描述了IS提供的避孕方式,包括两三倍剂量的口服和注射避孕药,有时两者同时使用,有人被迫堕胎。在IS,高级官员更倾向于严格避孕,普通战士则对规则一知半解。

  观察了七百多名寻求治疗的IS性暴力受害者后,医生塔伊布(NezarTaib)感到了深深的困惑:年轻女孩的正常妊娠率在20%~25%之间,但只有5%的受害者在被奴役期间怀孕。

  “我们预期的数字比这高得多,尤其是考虑到她们遭多名男性每日施暴。”塔伊布告诉《纽约时报》,“我认为她们堕过胎,或采取了避孕措施。”

  据美国《国际商业时报》报道,2014年8月,IS占领了伊拉克北部的辛加尔镇,成千上万被其视为“魔鬼崇拜者”的雅兹迪人被杀害、强奸和奴役。据估计,目前仍有逾3000名女性被IS俘虏。

  美国《时代》周刊指出,IS已恢复奴隶制度,纵容甚至鼓励强奸和性奴役非穆斯林女性。IS战士认为,如果一名女子被10个穆斯林强暴,那么她将“转化”为穆斯林。在IS专门买卖女奴的市场,一些女孩甚至“用一包烟就能换走”。人权组织称,强暴和折磨已迫使许多俘虏自杀。

  2014年被IS绑架时,阿里(AbdalAli)20岁的妹妹已到妊娠中期。但一名指挥官迫切希望将她当作自己的奴隶,于是逼她用药物流产。

  “她把药片藏在舌头下面,趁敌人不注意时吐了出来。”阿里说,妹妹已经出国接受治疗,“他们(IS战士)只想摆脱孩子,这样就能利用女人了。”

  20岁的H被绑架后很快感到恶心,一闻到米饭就吐,但她没有摆脱厄运——“主人”趁别人不在场时,强行与她发生关系。

  这位眼睛充血的“主人”开车将H带到医院以便堕胎,并在她拒绝手术时勃然大怒,大打出手。出于羞愧,他不愿告诉医生自己让H堕胎,而是希望由她提出堕胎要求。被狠狠扔回房间时,H“膝盖在流血,头晕目眩,几乎没法走路”。

  对这些性暴力的受害者而言,怀上强奸犯的孩子比服用大剂量避孕药和流产更可怕。

  2014年,中年女子艾哈拉姆(Ahlam)和6个孩子被IS绑架,因为“缺乏吸引力”免遭厄运,当上了IS的翻译。之后的几个月,她多次陪约30名年轻雅兹迪女性去塔尔阿法和摩苏尔的医院,接受甲孕酮注射,其中包括她多次被强暴的女儿。

  矛盾的感情几乎将她击溃。“IS战士只是把女孩们当作性奴隶。”她说,坚持避孕至少带来了一丝安慰,因为“没有人愿意怀上敌人的孩子”。

  3月16日,22岁的穆拉德(NadiaMurad)再次来到联合国讲述自己的故事,并请求安理会将IS斩草除根。这个伊拉克女孩曾被卖给超过10名IS成员,她的不少同伴被转手二三十次。

  位于伊北部的科霍村被攻陷前,穆拉德是个喜欢历史的学生,梦想将来成为教师。“我什么都不懂。不知道IS是什么,也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。”她告诉美国《新闻周刊》,在电视上看到关于IS罪行的可怕图片时,她并没有意识到,厄运很快就会降临。

  2014年8月,穆拉德亲眼目睹IS战士在1小时内杀死了312名雅兹迪男子,其中6个是她的兄弟,母亲和约80名老年女性一起丧命。像穆拉德一样“年轻有魅力”的女孩,则被送进摩苏尔的奴隶市场。

  “我曾被6个激进分子。”她向英国《太阳报》回忆道,“我们连牲口都不如。他们的兽行简直匪夷所思。我是的受害者。”

  对这个勇敢的姑娘而言,讲出这个故事并不容易。她几乎从不微笑,也不跟他人有眼神交流——她努力使自己坚强起来,好让全世界知道,IS控制的地区正在发生什么。

  据联合国调查,IS攻陷某一地区后,就会掳走当地的年轻女性,充当奴隶市场的“新货源”,或作为吸引外国战士的“奖品”。联合国“战争期间性暴力”特派员班古拉告诉美国《新闻周刊》,IS买卖女性的收益估计已达3500万~45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2.3亿~2.9亿元),“世界已意识到,反恐必须确保和赋予女性权利”。

  说出自己的惨痛经历后,穆拉德成了许多人眼中的英雄,甚至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。同情她的人到处都是,但“救援行动没有进展”。她喜欢演讲,但很难找到合适的措辞形容自己的经历。

  “我感觉自己很苍老。我知道自己只有22岁,但身体每一个部分都在他们手中改变了,每一绺头发、每一寸皮肤似乎都已完全枯朽。我无法描述这种感觉。”她告诉北美青年文化网站“VICE”,“我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支持者,也知道被提名是非常好的事。但即使获得诺奖,我唯一拥有的也不过是一颗破碎的心。”

  女权活动人士贝格姆(RothnaBegum)告诉英国《每日镜报》,由于担心未来受丈夫和家庭成员的白眼,许多遭到凌辱的女孩希望接受“恢复童贞”的手术。

  “对一些女性来说,最令她们心理受创伤的是她们不再是处女,于是想通过这种手术变回‘完整’。”她说,“她们觉得自己失去了一些东西。”

  如果一座小城被“伊斯兰国”(IS)攻陷,在那里生活的年轻女子只有一种命运——充当IS战士的性奴。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IS采取多种手段为性奴强制避孕。以色列《国土报》称,此举是为了确保性奴的“充足供应”。

  每当太阳落山,被锁在只有一张床的房间里的16岁少女就开始恐惧,因为夜幕降临就意味着噩梦开始。自从去年成为“伊斯兰国”(IS)的“战利品”,她就整日害怕“圣战”战士呼出的气味、令人作呕的声音和给她身体带来的疼痛。

  更重要的是,她时刻被怀孕的恐惧折磨。买来这个女孩后不久,IS战士给她带来一个装着红色药片的圆盒子。

  “每天我都得在他面前吞下一片药,他每个月给我一盒。被转手卖给别人时,我也得随身携带这个盒子。”尚在懵懂年纪的这个女孩告诉《纽约时报》,好几个月后,她才知道自己服用的是避孕药。

  相比之下,扎着马尾辫、举止仍显孩子气的M对自己的命运清楚得多。她总共被卖过7次,每一个潜在买家来询价时,都要求保证她没有怀孕,她的“主人”则拿出一盒避孕药作为证据。

  但对第三个买主而言,这远远不够保险。询问了M上一次生理周期后,他焦躁不安地给了她紧急避孕药,导致她血流不止。即便如此,买主似乎仍不满意,他命令M拉下裤子,给她注射了150毫克甲孕酮。

  这是应对中世纪禁令的现代方案。根据IS遵循的法规,男人在与自己的女奴发生关系前,必须确保她没有怀孕。

  美国雅虎新闻网称,去年12月底,IS在其官方出版物中宣布,男性在任何情况下对自己奴役的女性施加性暴力都合法,但在她们的生理期或怀孕期时除外。IS还劝告“主人”同情、善待、不要羞辱自己的奴隶,不要分配她无法执行的任务。

 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学者海克尔(BernardHaykel)透露,IS规定只有“确信女性子宫是空的”才可以与之发生关系,这是为了确保后代的血统不被混淆。只不过,IS成员没有耐心等待一个生理周期结束,而避孕药能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要被出售时,这些女孩会被赶到医院做尿检,而结果只有两种:要么怀上了施虐者的孩子,要么继续遭受蹂躏。

  37名逃脱IS魔掌的受害者同意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,她们描述了IS提供的避孕方式,包括两三倍剂量的口服和注射避孕药,有时两者同时使用,有人被迫堕胎。在IS,高级官员更倾向于严格避孕,普通战士则对规则一知半解。

  观察了七百多名寻求治疗的IS性暴力受害者后,医生塔伊布(NezarTaib)感到了深深的困惑:年轻女孩的正常妊娠率在20%~25%之间,但只有5%的受害者在被奴役期间怀孕。

  “我们预期的数字比这高得多,尤其是考虑到她们遭多名男性每日施暴。”塔伊布告诉《纽约时报》,“我认为她们堕过胎,或采取了避孕措施。”

  据美国《国际商业时报》报道,2014年8月,IS占领了伊拉克北部的辛加尔镇,成千上万被其视为“魔鬼崇拜者”的雅兹迪人被杀害、强奸和奴役。据估计,目前仍有逾3000名女性被IS俘虏。

  美国《时代》周刊指出,IS已恢复奴隶制度,纵容甚至鼓励强奸和性奴役非穆斯林女性。IS战士认为,如果一名女子被10个穆斯林强暴,那么她将“转化”为穆斯林。在IS专门买卖女奴的市场,一些女孩甚至“用一包烟就能换走”。人权组织称,强暴和折磨已迫使许多俘虏自杀。

  2014年被IS绑架时,阿里(AbdalAli)20岁的妹妹已到妊娠中期。但一名指挥官迫切希望将她当作自己的奴隶,于是逼她用药物流产。

  “她把药片藏在舌头下面,趁敌人不注意时吐了出来。”阿里说,妹妹已经出国接受治疗,“他们(IS战士)只想摆脱孩子,这样就能利用女人了。”

  20岁的H被绑架后很快感到恶心,一闻到米饭就吐,但她没有摆脱厄运——“主人”趁别人不在场时,强行与她发生关系。

  这位眼睛充血的“主人”开车将H带到医院以便堕胎,并在她拒绝手术时勃然大怒,大打出手。出于羞愧,他不愿告诉医生自己让H堕胎,而是希望由她提出堕胎要求。被狠狠扔回房间时,H“膝盖在流血,头晕目眩,几乎没法走路”。

  对这些性暴力的受害者而言,怀上强奸犯的孩子比服用大剂量避孕药和流产更可怕。

  2014年,中年女子艾哈拉姆(Ahlam)和6个孩子被IS绑架,因为“缺乏吸引力”免遭厄运,当上了IS的翻译。之后的几个月,她多次陪约30名年轻雅兹迪女性去塔尔阿法和摩苏尔的医院,接受甲孕酮注射,其中包括她多次被强暴的女儿。

  矛盾的感情几乎将她击溃。“IS战士只是把女孩们当作性奴隶。”她说,坚持避孕至少带来了一丝安慰,因为“没有人愿意怀上敌人的孩子”。

  3月16日,22岁的穆拉德(NadiaMurad)再次来到联合国讲述自己的故事,并请求安理会将IS斩草除根。这个伊拉克女孩曾被卖给超过10名IS成员,她的不少同伴被转手二三十次。

  位于伊北部的科霍村被攻陷前,穆拉德是个喜欢历史的学生,梦想将来成为教师。“我什么都不懂。不知道IS是什么,也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。”她告诉美国《新闻周刊》,在电视上看到关于IS罪行的可怕图片时,她并没有意识到,厄运很快就会降临。

  2014年8月,穆拉德亲眼目睹IS战士在1小时内杀死了312名雅兹迪男子,其中6个是她的兄弟,母亲和约80名老年女性一起丧命。像穆拉德一样“年轻有魅力”的女孩,则被送进摩苏尔的奴隶市场。

  “我曾被6个激进分子。”她向英国《太阳报》回忆道,“我们连牲口都不如。他们的兽行简直匪夷所思。我是的受害者。”

  对这个勇敢的姑娘而言,讲出这个故事并不容易。她几乎从不微笑,也不跟他人有眼神交流——她努力使自己坚强起来,好让全世界知道,IS控制的地区正在发生什么。

  据联合国调查,IS攻陷某一地区后,就会掳走当地的年轻女性,充当奴隶市场的“新货源”,或作为吸引外国战士的“奖品”。联合国“战争期间性暴力”特派员班古拉告诉美国《新闻周刊》,IS买卖女性的收益估计已达3500万~45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2.3亿~2.9亿元),“世界已意识到,反恐必须确保和赋予女性权利”。

  说出自己的惨痛经历后,穆拉德成了许多人眼中的英雄,甚至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。同情她的人到处都是,但“救援行动没有进展”。她喜欢演讲,但很难找到合适的措辞形容自己的经历。

  “我感觉自己很苍老。我知道自己只有22岁,但身体每一个部分都在他们手中改变了,每一绺头发、每一寸皮肤似乎都已完全枯朽。我无法描述这种感觉。”她告诉北美青年文化网站“VICE”,“我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支持者,也知道被提名是非常好的事。但即使获得诺奖,我唯一拥有的也不过是一颗破碎的心。”

  女权活动人士贝格姆(RothnaBegum)告诉英国《每日镜报》,由于担心未来受丈夫和家庭成员的白眼,许多遭到凌辱的女孩希望接受“恢复童贞”的手术。

  “对一些女性来说,最令她们心理受创伤的是她们不再是处女,于是想通过这种手术变回‘完整’。”她说,“她们觉得自己失去了一些东西。”

菠菜导航网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