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欢迎光临菠菜导航网!
菠菜导航网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隔振资讯 >

破碎的空姐梦 8名漂亮姑娘成骗子的致富捷径

作者:菠菜导航网 来源:本站原创 日期:2021-03-08 06:45 点击: 

  “空姐”被公认是一门“美丽”的职业———薪水优厚,层次较高,对身材和相貌有严格的要求。因为种种原因,空姐岗位一直炙手可热,在高门槛前,许多梦寐以求当空姐的漂亮女生只能望洋兴叹。

  然而,这种向往“美丽”的心理,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看来,却是发财致富的“捷径”。

  薛建春被关进看守所已经一个多月了。他身高只有1米5左右,胡子拉碴、头顶微秃,虽然年仅35岁,但看上去足有四五十岁。

  这样一个外表毫无魅力的男人,在短短两三个月里,却像磁铁般吸引着8个漂亮姑娘———她们一共被骗去近8万元人民币。行骗时,薛建春一直以“中国国际机场办公室主任”这样一个子虚乌有的身份自居,手中始终高举着“唯一一个”空姐招聘名额。为了让自己更具“信任感”,薛建春不吝重金,隔三岔五跑美容院,修饰得细白嫩生,俨然一个“青年才俊”。

  薛建春是江苏常州人,两年前离家来上海谋生。游手好闲的他,始终没有固定工作。

  薛建春借住在虹桥机场附近的航东路,空姐耀眼的身影时常在他眼前闪现。他常听周围的居民讲,空姐是个热得烫手的行当,很多女孩望着眼红,却苦于门槛太高,没有“门路”。不经意间,薛建春受到了启发。

  今年3月,薛建春走进一家电脑文印店,要求制作一套名片和工作胸卡。接待小姐余某得知“张文平”(薛建春冒用的假名)是“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办公室主任”,心生羡慕,随口问了他一句:“你主要负责什么工作?”薛建春瞟了余某一眼,暗自欣喜:“我负责招聘航空小姐。空姐是有身高限制的,我看你有1.68米吧,身高倒是符合条件,相貌也不错,当初你怎么没走这条路呢?当了空姐,待遇肯定比你现在……”三言两语,就让余某心痒难忍。余某当即留下手机号码,央求薛建春帮帮忙,能否把她“搞进去”。

  几天后,薛建春拨通了余某的手机:“现在想来当空姐的人很多,竞争十分激烈,你要拿1.5万元给我,用来疏通各层次关系。”余某回家同男朋友和父母商量,家人起先不太放心,薛建春亲自登门拜访,一身机场工作服加胸卡———他一整套的伪装居然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。余某分3次把钱和两张报名照送到了薛建春手里。

  22岁的齐某两年前从湖北大专毕业,去年跟随父亲迁居上海。身材高挑、面容姣好的她,在上海一家俱乐部顺利谋职,不久便升任领班。

  今年3月的一天,薛建春来到这家俱乐部。与齐某寒暄片刻,薛建春便单刀直入:“我是航空公司办公室主任,你如果想当空姐的话,我可以帮你。”齐某听罢反应并不热烈。薛马上拿出一张塑封精制的胸牌给齐某看———上面不仅有工作单位,还写着“姓名:张文平;职务:办公室主任;年龄:28岁;编号:00013”,彩色照片也和薛建春相吻合。齐某略有动心,薛建春继续发动攻势:“现在我手里有一个机场职工家属的空姐名额,你的身材完全符合当空姐的条件,如果我把这个名额给你,今后你的外地户口就可以调到上海,3年之后还可以分得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……空姐的月薪约在7000元呀。”

  第二天,齐某就在薛建春的住处填写了一张“空姐招生表格”,她为没有大学本科学历而犯愁,薛建春忙开导说:“不要紧,我的一个朋友的舅舅是中山大学校长,只要你付点钱,我可以帮你办到正宗的中山大学本科文凭,而且会输入学校的档案库,用工单位一旦查起来也不用担心。”“需要多少钱?”“1.4万元人民币。”“什么时候能去机场上班?”“4月5日。”薛建春故意把时间说得很紧迫。

  求职心切的齐某以最快的速度凑足1万元交到薛建春手里,紧张而兴奋地期待着。但直到4月5日“上班”那天,仍没有得到回音。4月8日,薛建春突然打电话告诉她“上班通知书快下来了”,并让她送5000元去。疑窦丛生的齐某当天没有去,第二天便得知“张文平”已被警方抓走了。

  薛建春每天穿着笔挺的工作服进进出出,很容易引起周围居民的注意。和他同住一条弄堂的水果店老板娘觉得他“年轻有为”,热心地为他作媒,将一位做文秘的瞿小姐介绍给薛建春做女朋友。初次见面,薛便对瞿“很有感觉”。

  几天后,薛建春给瞿小姐发了一条手机短信:“机场内部招收空姐,我已为你争取了一个名额,速来我家填表格。”瞿一下班,便急匆匆地赶到。她担心自己学历太低,身高也不够,不料薛建春打包票说:“只要你穿上一双高跟鞋,身高勉强满1.60米,就可以混个合格了。学历嘛,是有点问题。但我可以替你‘买’到正宗的大学文凭,需要1.2万元人民币。”“要那么多钱?”瞿很惊讶。薛建春思考了一会儿,说:“这次机会难得,你又是我的女朋友,我怎么忍心放弃?这样吧,你拿8000元出来,另外4000元我给你补上。”瞿小姐感激不尽。

  骗得钱之后,薛建春又告诉瞿小姐:“现在机场工作服要更新,共计4450套,每套500元,你能帮我联系一下生产厂家吗?”经过辗转努力,瞿联系到苏州一家服装厂。该厂愿意以每套30元的回扣,接下这笔生意。几天后,“张文平”就带着“机场行政科经理”陈某,跟随瞿小姐到苏州洽谈服装业务。

  陈某其实是个待业人员,他受到薛建春的蛊惑,拼命巴结薛,想请这位“办公室主任”帮忙安排个位子。薛发现陈某可供利用,便以“考察”的名义,让陈跟随他到苏州,充当“撬边”的角色。

  苏州的这家服装厂急于想接下单子,在当地一家颇有名气的饭店摆下酒席,为“张文平”接风,还把红包塞进了他的口袋里。

  但薛建春却另有盘算———饭店经理李某的曼妙身姿,深深刻在了他的脑海中。他私下里找到李某,对她狂吹了一番,然后作了自我介绍:“我原来在常州机场工作,因为姐夫是上海机场集团的首脑之一,姑夫是香港的富豪,有了这层关系,我才当上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办公室主任。”发现李某的眼光中流露出些许信任,薛便继续说:“你在这里工作很辛苦。你的身材这么好,我有能力助你到我们公司做一名空姐,待遇好,收入高,你有没有兴趣?”

  “行政科经理”陈某忙在一旁插话:“我老婆就是靠张主任帮忙,进这家航空公司做了空姐。她的身材只有1.6米,比你矮得多。张主任是真心想帮你的。”

  薛建春回沪后,不停地向李某发送短信息:“我好想你,当空姐的事考虑得怎样?”李回电告诉他:“这里工作很忙,暂时没时间来上海,再说,自己只有高中文凭,又不会英语,恐怕自己条件不行。”薛建春安慰她:“文凭的事只要花点钱,我会给你办妥的。你才20过头,英语学起来不会很难。”当然,薛建春抛出了价码———一张大学文凭1.4万元。

  迟迟等不到李某的回音,今年3月,薛建春打电话催李某:“招聘空姐的表格明天就要交上去,你无论如何得马上过来填写,并把钱带上。”当晚12时,李某果然赶来了,交给薛建春7000元。薛建春接过钱说:“一星期内再把另一半钱送来。”10天后,李某又带来6000元,静候好消息。又过10天,已经是4月8日了,李某还是没收到任何回音。她第三次赶到薛家,却看到门上贴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“房主已搬走,有事请找派出所。”她从小区门卫口中得知,薛建春骗了钱跑掉了,已经有近10个女孩子来找过他了。

  李某来到派出所做笔录,正在此时,薛建春打来手机:“小李,现在我在新客站等你,你带上3000元过来。”警方得知这一信息,组织精干民警,与李某一起,终于在当晚5时将薛建春抓获。日前,检察机关以诈骗罪将薛建春批准逮捕。

菠菜导航网

Top